原告陳某訴被告興化市某水利工程有限公司等航道疏浚合同糾紛案
發布時間:2021-10-25 瀏覽量:2640

【基本案情】

2013年11月28日,案外人江蘇省水利公司承接了長江澄通河段鐵黃沙整治工程項目三標段的施工工程。2013年12月20日,江蘇省水利公司將該工程的一半分包給被告常熟某水利公司。2014年8月8日,被告常熟某水利公司再將該工程中的圍區吹填工程轉包給被告興化市某水利工程有限公司。2014年8月10日,被告興化市某水利工程有限公司再通過與原告陳某簽訂《施工合同》,將該圍區吹填工程轉包給原告陳某。2015年5月26日,被告興化市某水利工程有限公司與原告陳某就案涉工程進行結算,確認工程總價款為3276萬元,扣除已付工程款,尚欠10907339元未付。為此,原告陳某向南京海事法院提起訴訟,要求被告興化市某水利工程有限公司支付結欠的工程款及相應利息;被告常熟某水利公司在欠付被告興化市某水利工程有限公司工程款限額內支付原告陳某工程款。

【處理結果】

南京海事法院經審理后認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四條規定,承包人非法轉包、違法分包建設工程或者沒有資質的實際施工人借用有資質的建筑施工企業名義與他人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的行為無效。案涉工程經層層轉包,被告常熟某水利公司與被告興化市某水利工程有限公司簽訂的工程轉包合同以及被告興化市某水利工程有限公司與原告陳某簽訂的工程轉包合同應屬無效。前述司法解釋第二條規定,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但建設工程經竣工驗收合格,承包人請求參照合同約定支付工程價款的,應予支持。案涉工程已通過完工驗收,原告陳某有權要求支付工程價款。前述司法解釋第二十六條規定,實際施工人以發包人為被告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轉包人或者違法分包人為本案當事人。發包人只在欠付工程價款范圍內對實際施工人承擔責任。因此,原告陳某作為案涉工程實際施工人可以參照該規定要求被告常熟某水利公司在欠付被告興化市某水利工程有限公司工程款的范圍內承擔連帶責任。綜上,南京海事法院判決被告興化市某水利工程有限公司支付原告陳某未結工程款10907339元及逾期利息;被告常熟某水利公司在欠付的工程款4974341.66元范圍內對原告陳某承擔給付責任。

【典型意義】

常熟鐵黃沙整治工程是長江經濟帶“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背景下,長江岸線整治、生態修復的重要縮影?!堕L江保護法》第十六條規定,國家鼓勵、支持單位和個人參與長江流域生態環境保護和修復、資源綜合利用、促進綠色發展的活動。本案依法認定航道疏浚工程中的非法轉包合同無效,同時明確實際施工人可以向發包人主張權利,但發包人僅在欠付工程款的范圍內對實際施工人承擔責任,這樣既有效保護了實際施工人的合法利益,同時也不會損害發包人的權益。本案的處理與2021年1月1日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及其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亦一致。本判決為同類海事海商案件提供了可資借鑒的案例,對于妥善化解長江沿線航道、港口、碼頭工程糾紛,規范長江岸線整治工程建設,確保長江岸線建設工程安全有重要的意義,同時也有助于提高相關企業或個人在參與長江岸線修復活動時的法律意識,助力長江生態環境保護和沿江經濟綠色發展。如今,鐵黃沙修復工程已初見成效,2021年3月6日,常熟市鐵黃沙生態島正式面向全社會開放,吸引了眾多游客前往游覽,昔日長江沙地荒灘已變成風景秀麗的生態綠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