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學堂·海法青年說——說身邊的法(一)
發布時間:2021-12-02 瀏覽量:2238

為深入學習貫徹落實習近平法治思想,大力弘揚憲法精神,在第八個國家憲法日來臨之際,南京海事法院圍繞職能定位,充分發揮“青年學堂”干警在學法、普法中“以案釋法、以事說法”的生力軍作用,開展“海法青年說·說身邊的法”系列活動,全面踐行司法為民宗旨,走深走實“我為群眾辦實事”主題活動。

6名青年干警將在鏡頭前,為您講述立案流程及多元解紛、船員漁民的權利義務、船舶掛靠亂象的危害等內容,敬請關注——


貨運代理法律風險防控知多少?

在物流發達的今天,很多貨物的運輸都是通過海運完成的。海運是一個復雜的流程,涉及貨物買家、賣家、船東、港口、海關等多個主體,在這個復雜的過程中,貨運代理是不可缺少的橋梁和紐帶。南京海事法院成立兩年來,貨運代理合同糾紛一直是法院受理案件類型中占比較重的一類。那么,貨運代理合同糾紛常見的爭議內容是什么?貨運代理企業面臨的法律風險是什么?應當如何規范業務經營有效防控風險呢?南京海事法院帶您一探究竟!

從爭議類型上看,貨運代理合同糾紛主要分為兩類,第一類是,貨運代理企業要求委托人支付辦理貨運代理業務的各種費用,比如代理費、包干費或者墊付的運費、滯箱費、目的港無人提貨產生的各種損失等;第二類是,委托人主張貨運代理企業在處理受托事務中存在過錯,要求貨運代理企業承擔未交付單證、擅自轉委托、貨物損壞等產生的損害賠償責任。

在爭議處理中,貨運代理企業通常面臨哪些問題呢?

一是難以準確識別委托人。在一筆貨運代理業務中,可能存在多個主體。比如,國內賣家出口一批貨物,指令工廠將貨物交給貨代企業,并主張為國外買家代墊海運費,在這個過程中,國內賣家、國外買家和交貨工廠,哪個才是委托貨運代理企業的委托人呢?由于沒有簽訂規范的合同,貨運代理企業在索要代理費時常常發生混淆。

二是難以證明處理的是受托事務。貨運代理行業層層轉委托現象非常普遍。比如,國內出口公司委托貨代1辦理出口事務,貨代1轉委托貨代2,貨代2向船公司訂艙,并最終按照合同約定向船公司承擔了目的港無人提貨產生的損失。貨代1賠償貨代2之后又向國內出口公司索賠,國內出口公司抗辯并未委托貨代1處理目的港事宜,由此產生糾紛。

三是難以證明相關費用實際發生。貨運代理企業在與一些長期客戶的合作中,基于交易信任沒有及時對相關費用進行對賬,在對賬時對交易時間、交易主體和結算業務表述不清,或者沒有及時要求付款;在墊付滯箱費、目的港無人提貨產生的各種損失時,沒有在墊付前及時將相關費用與委托人溝通和確認,導致在糾紛發生后難以證明相關費用。

為規范貨運代理行業交易行為,有效防范法律風險,我們建議,貨運代理企業在經營中應注意以下三點:

一要規范合同簽訂和業務操作流程。有條件的貨運代理企業應盡可能建立獨立的訂單系統,對接受托書、訂艙、裝貨、提單流轉等環節做到“全程留痕”。小規模企業在通過電話、電子郵件、QQ、微信、短信等電子通信方式開展業務時,也應注意表述清晰,明確溝通主體和內容。

二要明確約定合同內容。貨運代理業務包括訂艙、報關、報檢、報驗、貨物包裝、倉儲、交付單證、目的港提貨等多種事務,貨運代理企業應注意與委托人明確委托的業務具體包括哪些,對于通常不被視為默認委托的事務,應及時與委托人溝通,在得到明確指令或委托的情況下方可代為處理。

三要留存相關證據。在涉及代理費糾紛時,貨運代理企業應及時主張權利,并保存對方確認費用的相關證據。在涉及目的港相關費用時,應注意搜集目的港無人提貨的事實、滯箱費的標準和支付等相關證據。